丹栀逍遥散治疗脑卒中后抑郁症的研究现状

来源:丹栀逍遥散治疗脑卒中后抑郁症的研究现状

【摘要】[目的]观察丹栀逍遥散加味治疗卒中后抑郁的疗效.[方 法]108例患者按数字表法随机分为3,每组36,3组均接受常规药物治疗,联合组用丹栀逍遥散加味和百优解,百优解组和丹栀遣遥散加味组分别单用百 优解和丹栀逍遥散加味;于治疗前和治疗后

【关键词】丹栀逍遥散;治疗脑卒中后抑郁症;研究现状

中图分类号:R256.499.1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671-5675.2015.17.001

脑卒中后抑郁不仅延缓患者的神经功能和认知功能的恢复,而且增加了脑卒中患者的致死率。国外关于PSD的研究始于20世纪70年代,我国在这方面的研究明显滞后,近年才有相关文献报告。以下是对于PSD的国内外研究现状。

1.1PSD的患病率

目前全球每年大约有1600万人新发卒中,其中30%的脑卒中患者并发抑郁。关于PSD的患病率各家报道不一,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很多,主要由于研究者选择病例的方法不同,其次是许多临床医师对脑卒中后抑郁的认识不足和诊断标准不同,还有随访时间及患者依从性不同,随着医学的不断进步和诊断标准的统一其发病率也趋于统一。

1.2PSD发病机制

关于PSD发病机制是近年来研究的热点,但PSD的发病机制目前不是很清楚,远没有统一的结论。在学术界主要存在两种学说;“原发性内源性学说”和“反应性机制学说”。原发性内源性学说认为由于脑卒中后脑损伤破坏了脑干与皮质联系的单胺如5羟色胺能神经元和肾上腺素能神经元及其传导通路,导致脑内单胺神经递质减少而诱发抑郁,是脑损伤直接作用的结果。国内炎彬[1]等通过动物试验研究了脑缺血再灌注小鼠海马、纹状体和皮层的单胺类神经递质及其代谢物的变化规律,认为PSD的发生与海马缺血再灌注损伤后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DA)系统异常有着密切联系。脑卒中后肢体或语言功能缺损所致自主生活能力的下降、依赖别人照料生活、家庭和社会的支持不良等社会心理因素均可导致患者产生情绪低落等抑郁状态。在临床中遇到的患者越是年轻的患者发生PSD的机率越大。迄今为止,大多数学者认为用单纯用一种学说很难解释PSD的发病机制。

1.3PSD与病灶部位的关系

关于对PSD与病灶部位的关系国内外可见诸多报道,但得出的结论不尽相同,一部分学者认为左侧大脑半球病变PSD发生率高于右侧,且越接近额叶病灶抑郁症的影响愈大,但有的学者认为只有病灶与额叶的距离才与抑郁症的严重程度有关,与左右半球无关。而李志彬的研究发现病灶在左侧、前部及皮层均较右侧、后部及皮层下病灶更容易发生抑郁[2]。这一报道可能于长期以来人类进化导致的大脑优势半球有关。而Carson等人[3]得出结论不支持PSD与脑损伤部位具有相关性的观点,这一分歧较大,随着医学的发展,学者的不断研究,会得出更加有说服力的结论。

1.4PSD与神经功能缺损程度

对于PSD与神经功能缺损程度的关系国内外有许多报道,大多数研究认为,脑卒中后神经功能缺损程度与PSD密切相关,研究发现,一方面神经功能缺损程度明显的患者,PSD发病率明显增高,另一方面,反过来抑郁状态又阻止了神经功能的康复。

1.5PSD与家庭因素

众多的研究证明脑卒中后抑郁患者的康复于家庭因素密不可分,如果患者的家庭支持力不够,则PSD的发生率明显升高,在我国,大多数脑卒中患者在急性期住院治疗,而恢复期大多和配偶和子女住在一起,这种亲情关怀非常利于卒中后抑郁的恢复,国内钱敏[4]的研究表明PSD的相关因素中,家庭因素影响程度最大,许多研究表明良好的家庭关系可以预防防PSD的发生。

还有许多许多国内外学者探讨了PSD的发病和年龄、病前性格、性别、病程及文化水平等因素的关系,但结论差异较大,在这里不一一叙述,随着医学的发展这些因素会逐步阐明。

1.6PSD的治疗

PSD是由脑卒中引起的一种继发性抑郁症,具有原发性抑郁症的临床特点,且脑卒中后抑郁的发病机制等相关因素十分复杂,以及临床医师的认识水平不同,在治疗上差异较大,应采取个体化的治疗,主要分为药物治疗、和非药物治疗。

1.6.1药物治疗临床常用治疗药物包括三环类抗抑郁药物(TCA)、选择性5-HT再摄取抑制剂(SSRI)、NE再摄取抑制剂(NARI)、5-HT和NE在摄取抑制剂(SNRI)以及中药复方。

1.6.2非药物治疗认知行为治疗(CBT)和电击治疗(ECT)

目前临床使用的各类抗抑郁药物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毒副作用。药物的副作用主要表现在植物神经系统和心血管系统。植物神经系统的副作用,因药物的抗胆碱作用所致,常见口干、视物模糊、瞳孔扩大、便秘、排尿困难和体位性低血压。这类副作用一般并不影响治疗,且在治疗过程中能逐渐适应。但因常在疗程早期,治疗效应尚未呈现时已经出现,部分病人因此而不愿服药,中断治疗。其他可能发生的副作用,有头昏、嗜睡、细微震颤,偶见癫痫发作、药疹和粒细胞减少。过量服用可导致急性中毒,表现为谵妄、昏睡或昏迷,可能伴有严重的心脏并发症。由于本类药物主要用于治疗抑郁症,而抑郁症患者常有消极意念,可能服药自杀,故药物必须由他人妥善保管和掌握。

认知行为治疗及电击治疗因研究较少,其治疗效果还需进一步研究证实。

2、为寻求治疗脑卒中后抑郁的有效的治疗方法,目前国内越来越多的学者把研究方向放在了中国传统医学上,中药治疗“郁症”历史悠久,具有较好的治疗效果,且不良反应较少,患者依存性好,值得临床推荐。目前文献可查的研究最多的为丹栀逍遥散治疗脑卒中后抑郁,未查到国外相关研究文献。

丹栀逍遥散最早源自《太平惠民合剂局方》[5]的逍遥散,又称为加味逍遥散,在逍遥散的基础上加牡丹皮、栀子以增强疏肝清热的作用,功能疏肝健脾、和血调经。

丹栀逍遥散方中柴胡为君,疏肝解郁,使肝气条达,以复肝用。臣以当归、白芍二药,当归味甘、辛,性温,归肝、心、脾经,具有补血、活血、调经、止痛之功效;白芍味苦、酸、甘,性微寒,归肝、脾经,具有平肝止痛、养血调经之效。二药皆入肝经,均能补血,养血柔肝,合用相得益彰,技能养肝体助肝用,以治血虚,又能防柴胡劫肝阴。佐以白术、茯苓、甘草健脾益气,为补血健脾之要药,三药何用使脾气运化有权,化气生血。《本草汇言》指出:“白术乃扶植脾胃、散湿除痹、消食除痞之要药。佐以牡丹皮、栀子皆能清热凉血,其中栀子入营分,能引上焦心肺之热,屈曲下行,尚可泻火除烦”。牡丹皮亦能入肝胆血分,清血中之浮火。薄荷疏散郁遏之气,透达肝经郁热;生姜温胃和中,共为使药。

PSD属祖国医学之“郁证”范畴。患者患脑卒中后,必伤及于内,经气血脉“结聚而不得发越”,遂迭生气机阻滞抑遏之变,而见诸气怫郁之弊,或郁于气,或郁于血,或郁于表,或郁于里等。肝的疏泄功能正常则气机调畅,气血和顺,心情亦开朗;肝失疏泄,气机不畅,在情志上则表现为郁郁寡欢,情志压抑,即“因病致郁”,产生抑郁、绝望等悲观情绪。由此可见,丹栀逍遥散起效时间麦普替林慢,但由于其不良反应小,在临床用药上具有一定优势。5-HT、NE等单胺神经递质的功能低下是抑郁症最主要的发病因素,麦普替林能选择性阻断神经突触前膜对去甲肾上腺素(NE)的再摄取,可提高抑郁症患者外周NE、5-HT水平,本研究显示丹栀逍遥散亦可提高抑郁症患者外周5-HT水平,与麦普替林比较差异无显著性,因此其抗抑郁作用可能与增加单胺递质含量、调节单胺系统功能有关。

丹栀逍遥散可调整患者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从而达到对抑郁症干预的作用,具有相当或优于西药的疗效,患者依存性好,且副作用远小于各类西药抗抑郁药物,临床用药上具有优势。

参考文献:

[1]炎彬,邢东明,孙虹,等.脑缺血再灌注小鼠脑内不同神经核团单胺递质及其代谢产物的变化.中国药理学通报,2003,19(11):12649.

[2]李志彬.老年期脑卒中后抑郁与病灶关系.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04,14 (1) : 33.

[3]Carson AJ, Machale S, Allen K, et al.Depression after stroke and lesion loc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Lancet,2000,356(9224):122126.

[4]钱敏.卒中后抑郁的相关因素与生活质量的研究及两种治疗方法的效果评价.山西医科大学,2010.

[5]太平惠民合剂局.《太平惠民合剂局方》: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年7月.


复制代码